期市名家谈资金管理

作者:开元旅业 闫俊峰 编辑:唐胜利 来源:期货日报 浏览次数:0 更新时间:2012-05-25 08:44:58

当操作不顺时,减量经营;当操作渐入佳境时,增量经营。假如你持有的头寸出现亏损,解决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出场观望。

 

形成一个可以盈利的交易系统后,操作者通常需要一个科学规范的资金管理策略,因为资金管理是继交易方法之后能否大幅盈利的关键。然而,什么样的资金管理才适合我们,不妨借鉴一下名家大师的做法。
      
硬币的两面——截断亏损,让利润奔跑
      
即使相仿的交易系统,交给不同的操作者执行,资金曲线也可能大不相同,个中微妙,在于谁能做到“盈利时正确加码,亏损时果断平仓”,让我们看看下面正反两例:
      
顺势——正确的时候要金字塔加码
       首先让我们跟随大作手杰西·利沃默(Jesse Livermore)回顾一下他在棉花上的交易经历,他讲到:“假设我已经决定买进4万到5万包棉花……假如最小阻力线显示多头趋势,我就会买进1万包。我买完后,如果市场比我最初买进的价格上涨10点的话,我就会再买进1万包。接下来是相同的做法,如果我能获利20点,或者每包赚1美元的话,我就会再买进2万包……但是,如果再买进1万包或者2万包之后,出现了亏损,那我就会退出。这一点详细说明了我自己所谓的下注方法,只有当你赢的时候才下大注,或者输的时候只亏损一笔试探性的小赌金,要证明这么做很明智,好像只是一个简单的算术问题。”后来这种做法演变为著名的金字塔加码。
      
斯坦利·克罗(Stanley Kroll)向我们生动地展示了一例错误做法:“我建议未来几个月操作可可豆,那时候可可豆的价位在12美元左右,我预测会涨到20美元出头。我们做对了,几个月内,可可豆果真涨到22美元。这次操作我赚了一些钱。至于其他的老兄呢?哦,真可怜,前后六个月内他们赔了约20万美元。怎么会有这种事?原来他们一直很谨慎,价格从1215美元途中,慢慢提高金额。很不幸他们的仓位像是倒金字塔,遇到第一次回调,账户就出现很大的亏损。他们大为恐慌,赶紧平掉了整个头寸。如果这还不算糊涂的话,后来他们更犯了典型的大忌。清掉多头头寸后,他们推断可以利用眼前的一波下跌走势,把刚发生的庞大损失捞一些回来,于是放起空来。当市场恢复涨势时,空头头寸又一次把他们搞得灰头土脸。”
      
止损——连续亏损时减量或停止操作
      
海龟交易员的导师理查德·丹尼斯(Richard Dennis)强调了亏损时负面情绪的影响。他在回顾自己早期一单就亏损三分之一的痛苦交易时说:“我学到不要为扳回损失而加码,另外,我也了解到当自己遭遇重大损失时,情绪会大受影响,并导致判断失误。因此,在遭逢重大损失时,应该隔一段时间再考虑下一笔交易。”
      
靠交易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百强的传奇人物保罗·都德·琼斯(Paul Tudor Jones)还告诉我们止损的重要性:“当操作不顺时,减量经营;当操作渐入佳境时,增量经营。假如你持有的头寸出现亏损,解决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出场观望。”
      
他说:“在交易时,我不仅用价格停损点,也应用时间停损点。如果我认为市场应该有所变动,但事实上却没有,我通常会立即出场,即使没有亏损也是如此。”
      
而同样以商品交易进入福布斯富豪榜的超级巨星布鲁斯·柯凡纳(Bruce Kovner)还提示我们分散投资的重要性:“首先,我会尽量把每笔交易的风险控制在投资组合价值的1%以下。其次,我会研究每笔交易的相关性,进一步降低风险。假如你持有八项相关性极高的头寸,这无异于从事一笔规模与风险为原来八倍大的交易。”谈到止损时,他说:“每当我进场时,总会预先设定止损价位,这是唯一让我能安心睡着的方法。”
      
柯凡纳的引路人麦克·马科斯(Michael Marcus)提醒我们要注意交易系统的反向作用:“商品市场的确有变化。跟随大市的交易策略已经行不通,因为一旦你发现趋势而进场时,其他人也会立即跟进,结果形成市场上完全没有后续支撑力的现象,从而导致市场行情呈反向变动。”
      
马科斯的导师艾德·赛柯塔(Ed Seykota)则要我们注意市场的周期性变化:“交易系统表现优劣也有其周期可循,交易系统表现突出时,一定会大为风行,然而当使用人数大增时,市场趋势会变得起伏不定,导致交易系统无用武之地,于是使用的人数势必会减少,而又促使市场行情再度恢复到可以使用交易系统掌握其脉络的地步。”
      
具体的方法——确定风险,配置仓位
      
这里介绍一个最通用的风险控制和仓位确定方法,通过它我们会明白,风险并非与仓位呈简单线性关系,事实上,如果止损空间大,小仓位也有大风险;反过来,止损空间小,重仓甚至满仓的风险也不大。
      
一个参考标准——单笔不要输过2%,当月不要输过6%
       亚历山大·埃尔德(Alexander Elder)是一位著名的交易培训师,同时也是一个成功的操作者,他提出了2%6%的风险控制标准。所谓2%即是要杜绝任何单笔亏损超过账户金额的2%,如果一笔交易所暴露的资金风险超过了这个限制,那么宁可放弃这次交易机会。所谓6%即是指如果当月亏损额度超过了月初账户水平的6%时,就停止交易,等待下一个月份再重新开始。当然,具体风险标准因人而异,但考虑到随着亏损比例的增大,回本的难度将会呈几何级上升,因此标准不宜太过宽松。
      
一个简单的仓位换算方法
      
交易培训师范·K·撒普(Van K. Tharp)提出了四种仓位确定方法,并且以海龟的55/21突破系统为例做了对比示范,他比较推崇第三种。
      
这里直接引用撒普以IBM股票所举的例子:假设当前价为141美元,止损价为137美元,相应风险为4美元,如果账户总值为5000美元,按2.5%的风控水平,则头寸应为(5000×2.5%/4=31.25股,仓位将重达88%,而如果止损价设为下跌1美元到140美元就退出,则头寸将变为(5000×2.5%/1=125股,这时就会满仓。
      
这个方法有几个优点:仓位控制与账户的风险承受能力挂钩,风险空间既可以设为每次1%,也可以设为每次2%,止损越小,则仓位越小;仓位控制也与交易系统挂钩,交易系统的止损空间越小,则仓位越大,回报也越高;可以做到盈利时放大仓位,亏损时减小仓位,以每次2.5%的标准为例,5000美元的账户,允许有125美元的风险空间,当账户盈利后增值到8000美元时,每次风险空间就会提升到200美元,而账户亏损后缩水到4000美元时,每次风险空间也相应缩减到100美元。
      
著名短线操作高手拉瑞·威廉姆斯(Larry Williams)也认为资金管理才是要中之要,他在剖析了凯利公式的缺陷并比较两种改良方法后,最终还是选择了和撒普一样的仓位确定方法,并认为该方法最好地兼顾了简化与优化。
      
真正核心——将仓位控制与交易系统融为一体
      
资金管理的好差与否取决于它与交易系统的匹配程度,一旦锁定了资金管理方法,盈利多少则完全取决于系统的优劣,如上述2%的单笔损失控制,如果系统的盈亏比为51,则止损为1,盈利空间为5,冒2%的风险获得10%的回报,至于系统的长期回报,还要看一段时间内交易机会的多少。
      
须知的例外——振荡等待突破,暴利适当了结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出入场由交易系统决定,而仓位则由资金管理方法决定,但是还有两个特殊情况需要特殊处理:一是振荡期停止操作等待突破,具体可以参考大作手在回忆录中讲到的棉花和小麦两次操作以及克罗后来提出的以反趋势操作的方式来应对振荡行情;二是快速行情导致利润暴增时适当了结,极端的动量推动不可能持续很久,因此适当了结可以避免行情回落时的大幅获利回吐。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