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盘手你无法站在巨人肩膀上

作者:东方盛悦 刘海亮 编辑:唐胜利 来源:期货日报 浏览次数:0 更新时间:2012-05-18 08:33:35

优秀的交易员要克制贪欲,禁得住市场波动的诱惑,不要在长线和短线之间摇摆,同时也要有稳定的心态、适当的保守,甚至还要有狡猾的墙头草作风,才能永远与趋势为伍,以保证在这个没有巨人肩膀可站的行业,踏上稳定赢利的职业坦途。

 

牛顿说,我之所以成功是因为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但就是这位稳稳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牛顿,由于按捺不住获取暴利的冲动而成了股民,结果两万英镑自由落体般地离他而去。彼时,牛顿贵为皇家造币厂厂长,这笔钱相当于牛厂长一年的薪水。但这笔钱没有白亏,至少牛股民还给后世留下了一句经典感慨:“我能计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却不能预测股票的走势,难以预料人们的疯狂。”
  投机市场运行几百年了,但目前人们对于市场的解析能力,还是限于技术分析和基本分析,业内争论的焦点还是行情是否可测。即使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缪尔森,其理论也不过是“为投资人员提供了挺起胸膛从业的勇气”。流行的测市理论都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对同一件事情,谁都可以有自己的解读,谁都无法说服谁。波浪理论看起来很美,但一个浪该怎么数,该怎么定性,连艾略特自己也没有定数;江恩理论据说经过了市场的严酷检验,但在他从业的“下半场”,江大师自己却是靠卖教材发点小财;韦尔德发明了无数的技术指标,例如RSI等,至今还被信众们广泛地使用着,但后来他本人却发表文章对这些指标持否定态度。
  所以,这些测市方法,包括技术分析和基本分析都不是真正的科学。如果谁一定要说这些方法是科学,其原因要么是他对科学的内涵做了拓展,要么就是试图模糊科学和技巧之间的界限。正因为这些测市方法不是科学,无法实证,所以谁也无法像自然科学一样,通过对前人知识的占有和掌握来站到巨人肩上,然后再勉力精进。
  我们相信,站在科学巨人肩上你甚至可以傲视牛顿,但我们同时也知道,有些学问由于主观特征明显所以无法定量分析,从而其结论也只能是黑厢的和描述性的,不可以每一步都问为什么,用这种理论照方抓药,谁也无法超越前辈。所以西谚有云,无论你爷爷有多高,你还得从头长起。今天,虽然有无数的套路可以模仿,有无数的肩膀可供站立,现在的武师是否就比古代的厉害?秦琼一定可以打得过关公吗?现在的高手可打败秦琼否?现在的书法家是否比古人更有灵气?现代作家是否已经越古代经典?目前的炒股高手比上世纪的江恩又如何?看看几百年前围棋的“当湖十局”,今天的我们有资格傲视前人吗?但是,在可以诉诸真刀真枪实证的领域,现在的工程师远比几十年前的人高明,更不用说几百年前的了。这是因为这些学问里大都没有本质上的歧义,谁学会了都是一样的,记住并按既定的规范来操作,你就经得起实践检验。但是,由于主流投机理论歧义过多,规范性缺失,所以操盘手就无法复制,无法批量生产,无法越来越高明,无法站到巨人肩膀上。
  因为没有巨人肩膀可供登高而呼,所以要想成为优秀的操盘手,就必需在不可能从前人那里复制到的盘感和交易系统上下功夫。
  先谈谈盘感
  盘感就是对市场的感觉或直觉,是对当下形势的直接反应能力。它不可能于某一天从天而降,而是建立在经验、知识、理念基础之上,逐步出现的。盘感是否良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先天是否敏锐是否善于观察,如果你先天对数据不敏感,先天不是决断的人,即使劳了多少筋骨,苦了多少心智,良好的盘感也不会因而产生。
  许多行业都是靠感觉的。例如,中医的“望闻问切”是很难用指标描述的,但有经验的老中医心里一定有数,我们都知道,这个有数是从哪里来的。又如学习英语,语感很重要,语感是个说不清楚的,但客观存在的类似盘感的东西,如果你先天右脑不发达,表达能力欠佳,后天就难以产生良好的语感,即使莎士比亚再世,可能也会感慨“有教无类”只能是圣人的理想。
  盘感的产生,除了天资和心性以外,还需要像学武功一样,先练练套路。期货市场的套路就是各家的技术分析、基本分析等理论。就像没有哪一家的武功套路能教会你实战一样,投机市场的分析工具也只是工具而已,能用的纲举目张殊为不易。只学套路的人,武术最后就成了舞术,但不会套路,你连武术的边都沾不上。没学过套路就想成为实战高手,那是超人才会的事情,平常人还是不要试图去这么做,所以研读一些分析理论是必要的,也许它们本身并不那么科学。
  学好武术套路你实战水平不一定能提升,同理,学好技术分析你实际操盘也不一定就高明,但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基本功,是进阶路上的必然一程。有了这个基本功以后,想要达到较高的境界,还需要自己用心去感悟。设计武术套路和技术指标的人其实大都是实战高手,但他的技术核心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发明者除了讲些套路之外,实在没办法可以把真东西给你。所以开悟这回事,只能靠自己的心性,别人没有办法越俎代庖。模仿别人只不过是为你的开悟提供素材和养料而已,而变成你自己的血液这个过程,则需要自己创造性的努力。
  再谈谈交易系统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所说的交易系统不是什么市场上可以买到的电脑程序,而是交易员对自己的感悟总结后得出的一套准则,它一定是实用的,学习型的,可以升级的。
  交易员不需要掌握太多和太过高深的金融理论,但一定得充分熟悉交易规则。优秀交易员一定要有一套可以升级的策略,这就是自己的交易系统,它可以是自己搞出来的电脑程序,可以是成文的纪律规范,也可以是头脑里固化的一种无形的应变谋略。有了它,即使市场上风云变幻,即使你的账户资金暂时受损,你的系统还在,你的法则还在不断升级,你就有东山再起的条件,你才有可能修炼成市场的强者。
  这个交易系统无法在某位大师的指导之下一蹴而就,无法跟高手交流一次就醍醐灌顶,更无法从什么渠道购买后即插即用,只能自己去建立,去修正,去完善。专属于自己这一套交易系统,有一点类似于巴菲特说的护城河。这个系统是帮助你做出判断和操作的,它必须是根据各自的交易理念亲自设计并不断完善的,只适合自己,只有自己才可以明白且能够运用自如的。直接用别人的系统是行不通的,否则,市场上到处都是学习成才的实战高手,这将是如何的难以想象。所以有人说,100个人就得有110种“交易系统”。
  怎么学习流行的投资理论
  年复一年的市场运动好像在简单重复,有些走势看起来似曾相识,因此喜欢因循为用的人就认定其背后一定有一只程式化的“看不见的手”在起作用。这只手或许真的存在,只是几百年来,无论人们诉诸怎样的努力,似乎总也捉不到它。所以至少现在可以认为,定量分析的科学对投机市场是无能为力的。
  科学力所未及之处,便永远是“伪科学”的息壤。所以几个世纪以来,自称可以准确测市、包赚不赔的理论如过江之鲫,其中一部分虽然是作者对自己的探索作的有益的总结,但更多的却不得不被认为是“伪科学”。至于一些传统的研究方法,例如K线分析、波浪理论、技术指标等,我宁愿称之为玄学。玄学是情感的,神异的,它代表着人类的想象力,没有这类想象力,许多有意义的发明就无从谈起。
  江恩理论是看上去很科学的玄学,其实质就是试图在无序的市场中建立交易秩序,其理论基础甚至包括古代的星象学,那是地球中心说的产物。事实上,他的时间法则、价格法则以及江恩线等,都是不自洽的系统,所以我们对其研读的目的应该是追踪他的思想脉路。虽然他不能指导你一夜暴富,但认真体会还是不无裨益的,毕竟江恩至少有连续多年的成功交易历史。如果说他的理论误导了你,原因大概是你静态地看待了这些东西。虽然江恩全盛时期的观点十分激进,但在晚年他说出了心里话——可以期待的赢利定在25%的年复利比较合适,认为“如果一个人操作稳健而又不贪图暴利,那么在一段时间里积累一笔财富还是容易的”,这说明他自己的操作系统是低调务实的。韦尔德发明了无数指标,大名鼎鼎的强弱指数、抛物线、摇摆指数、转向分析、动力指标等都出自他的手笔,但在不断的实践后,他已不以自己的发明为然,认为唯一的法则其实还是顺势而为,“最重要的是赚钱”。韦尔德自己的否定并意味着这些指标无用,事实上它们还在一定范围内指导着我们的交易。他明白“无招胜有招”是自悟以后的结果,并不意味着“有招”这个阶段可以忽略。
  投机交易有一个必经阶段,那就是学习和模仿,模仿的对象当然是成功的理论或实操家。齐白石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但这个“似”的过程还是必需的,经历了这个基本的套路阶段,就不能再一味简单模仿了,你得有所升华,这个过程有点痛苦,有时往往还未升华成功就“身先死”了。但是没有这个升华,你永远不可能有自己的护城河。
  期货交易的一般技术和知识,用一两年时间就可以基本掌握,但要使自己达到高境界,就是个一生一世的追求。熟知市场和规则是最基本的要求,投机理念的成熟和交易策略的实用才是真正的生存能力。优秀的交易员要克制贪欲,禁得住市场波动的诱惑,不要在长线和短线之间摇摆,同时也要有稳定的心态、适当的保守,甚至还要有狡猾的墙头草作风,才能永远与趋势为伍,以保证在这个没有巨人肩膀可站的行业,踏上稳定赢利的职业坦途。
  日韩把围棋或类似行业的顶尖人物尊称为胜负师。我认为在期货市场上,优秀操盘手就是真正的胜负师。期市如棋局,没有深厚的内功就无法驾驭局势,无法在遭遇强敌时战而胜之。胜负师要高瞻远瞩、超凡脱俗,要从思想和境界上摒弃俗套同时创造另类思维方式,才会感觉登泰山而小天下,才会成就非常之功。
  古人说,笔下不必有诗,胸中不可无诗。想成为优秀的操盘手,没有捷径可走,也没有巨人现成的肩膀可站,只有努力学习深入实践,充分认识自我,不断修正偏差,认真总结得失,严格执行纪律,才能在交易中做出无诗胜有诗的神来手笔。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