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的10月,深受金融风暴刺激的朋友开玩笑说,如果身为夜猫子的你哪天一大清早即被“股市期市暴跌”的一通短信、电话惊醒,那么可能说明,新一轮价格危机已经不远了。他的理由很充分,假如市场天天跳水,人们都已经趋于麻木,何必“期友”之间互相告知,但如果一个市场数年不曾大级别调整,如今一个月内疯狂下挫,投资者的神经肯定异常紧绷。

随着9月以来商品的急剧走弱,类似2008年10月的紧绷情绪又开始显现。昨日国内期市就再次让投资者出了一身冷汗,有色金属、工业品“板块”跌幅均超过4%,其中天胶开盘仅1分多钟就直奔跌停,沪铜和PTA期货最终也皆以跌停板收盘,以上三者都跌破了9月末的前期低点。此外,上海的锌、螺纹钢和黄金期货主力的跌幅也分别达到5.56%、3.73%和2.83%,大连的塑料和郑州的白糖期货主力价格亦重挫4.97%和4.52%。国内的铜、天胶等期货品种经验上常被作为期市的风向标,作为金融属性较强的品种,它们的重挫和同期走弱的股市一道引领了商品的整体下滑。

  “隔夜美联储褐皮书表明美国经济增长依旧疲软,加之穆迪下调西班牙主权信用评级,重挫了市场对全球经济复苏的信心,外围金融市场表现惨淡。近期宏观面似有进一步恶化的可能,市场对全球大宗商品未来需求的忧虑也使得近期商品市场表现节节下降。”上海中期分析师李宙雷在报告中写道。

  市场早已领教了主权债务危机和经济减速的威力。粗略统计,包括铜、锌、天胶等一线品种的价格都已吞噬了它们近三年涨幅的50%,且国内商品的下行似乎还要领先于外盘。从国庆长假至今,国际铜价的反弹最高时曾超过10%,美盘原油更是一度回升了15%,甚至再次逼近90美元/桶,而中国国内的有色和化工品期货价格如今却率先跌穿前期低位,大有引领外盘下跌的势头。“内盘的跌势较外盘还要凶猛,这说明不仅仅是欧美经济下滑冲击投资者信心,显然国内投资者更关心身边的政策,国内宏观调控的效果日渐显现,最先表现在股市,然后就轮到商品。”一位分析师也指出。

  商品在过去近三年时间里的涨势已显得过于超前,不少基础原材料价格严重脱离基本面,仅靠各国不断放出的流动性而实现非理性上涨。特别在国内,通胀和经济增速下降同现,作为经济“晴雨表”的股市也完全跟不上商品的上涨节奏。地产、银行、有色等权重板块在A股的历史相对低位上继续遭受重创,自中国去年开始收紧银根之后,股指持续走弱,昨天甚至下探至31个月来的新低。商品对经济减速的反应相对迟缓,多数商品到今年2月才结束单边上涨的趋势,部分商品5~7月甚至还出现大幅反弹。

  近一个多月的商品大调整更像是一种补跌,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的担忧也越加严重,股市的负面情绪开始转向期市。“不少迹象表明,现在国家的紧缩政策正在对地产和大型基建项目产生影响,像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就表示,我国的银行业可以承担房价下跌40%的风险,并强调地方债务和银行风险都在可控范围。而偏偏如房产等基建项目又是消耗铜、钢材等基础原料最多的行业,投资者担心未来商品的需求将受限。”上海另一位分析师认为。

  商品2009年初之后的上涨主要依赖于主要经济体的救市资金,而在我国,经济刺激的资金主要用于基建领域。配合2009~2011年初外盘的快速上涨,巨大的流动性让国内铜价也翻了超过两番,2月最高时涨至76000元/吨。天胶的价格2月曾达到每吨43000多元,几乎是2008年10月最低时的5倍。很多本来和金融、宏观不沾边的农产品,如棉花等,也都比上一轮危机时翻了一倍。如今,国内的银根越收越紧,这些商品价格赖以生存的下游产业也受到限制,失去流动性支撑的商品急剧走弱。

  不过当说到短期的走势,也有专家表示不宜过度悲观。目前市场焦点仍聚集在本周末举行的欧元区领导人峰会,考虑到会议可能带来的不确定性,前期获利的空头仓位可适当减仓。同时,尽管昨天国内期市疲态尽显,但由于本周只剩周五一个交易日,忌惮于周末国内外政策、市场方面可能有新政策出台,很多投资者会在最后一天获利离场,这将缓解连日来的杀跌气氛。制图/张逸俊